分享到: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幻爱

尹亮感到连续的三天工作耗尽了自己的精力,接下来的四天周末时间可得好好放松一下了,哼着轻快的歌曲,想着家里温柔可人的晓晓,心情越发的好了起来。

  在脑海里输入指令,他的黑色飞行器就停在了办公室的窗边,办公室的人早就走了,只剩下他一个人,所以他不需要排队等候自己的飞行器,飞行器伸出一段踏板,他走了进去。

  到家还需要半个小时,尹亮进入飞行器后,输入飞行线路指令,就躺在座椅上小眯一会,得保证有足够的体力回家应付晓晓那个妖精。

  刚推开家门,就看见晓晓一身女仆装束站在门前等待着自己的归来,清纯精致的脸庞,宝石般明亮的眼睛,玲珑凹凸的身段,尹亮捏了捏她的脸颊,晓晓轻笑着将自己的外套脱掉,叠好放进门边上的自动伸缩柜里面,家里的温度非常舒适,根本不用穿那么多累赘的衣服,尹亮赤脚走进客厅,自己卧室边上的房间门关着,隐隐约约传来女子的笑声,当中还夹杂着一两声轻呼,又甜又糯的。

  看来婉琴早就回来了,尹亮听着那若有若无的声音心里莫名地有点烦躁,挥了挥手让晓晓开饭。

  饭菜放好,尹亮刚坐下来,房间的门被推开了,婉琴挽着杰克的胳膊走了出来,一脸的红晕。

  杰克应该是大众女性的梦中情人吧,脸部线条如刀削般棱角分明,壮实的体格犹如运动家一般,这样的男人在面对女性时再展现自己的温柔与体贴,难怪婉琴会选择她。

  看着婉琴那被揉得皱巴巴的衣服,胸前顶起了凸起的两点,尹亮就又是一阵烦躁,胸罩都没有穿,估计底下的内裤也留在房间里了吧,就这样清清凉凉的出来吃饭真他妈惬意,尹亮懒得再看杰克,对婉琴说:“ 家里总不能让晓晓一个人打理,你让杰克有时候也帮点忙。”

  婉琴张开嘴,杰克正把一块炖的烂烂的牛肉送到她嘴边,听到尹亮的话,笑了笑:“ 杰克一个大男人哪能干这些事,再说晓晓也不是忙不过来。”

  尹亮看着杰克不言不语地坐在婉琴的边上,只管找婉琴喜欢吃的菜往她嘴里夹,那副谄媚的模样,让他心中涌起一阵厌恶之感,再看看坐在自己边上的晓晓,文文静静的,脉脉含情,虽然每次在自己和婉琴发生冲突时晓晓和杰克都不会插话,可是晓晓的态度比那个杰克让他受用得多,他的心情这才好了一点:“ 不说了,吃饭。”

  吃完了饭,婉琴拉着杰克又一脸春意的回到了房间,晓晓也很体贴地拉了拉尹亮的衣角,看着晓晓脸上那含羞带怯的样子,那不断起伏得高耸胸口,那张开着喷出温热气息的樱桃小口,尹亮来不及愤怒婉琴和杰克,就跌进了晓晓的温柔乡,他感觉到自己的鸡巴翘了起来。

  看着晓晓拉着自己想往自己的卧室里走,尹亮扭头看了婉琴的房间紧闭的房门,里面已经断断续续地传出了婉琴那个骚货“ 嗯嗯啊啊” 的声音,他冲晓晓摇了摇头,再指了指客厅的沙发,晓晓的脸更红了,两颊像是抹上了红红的胭脂,让尹亮觉得有股伸手摸上她脸颊看自己手会不会被染红的冲动。

  晓晓被尹亮拉着来到了沙发边上,尹亮一屁股坐了下去,晓晓双膝着地跪在了他的面前,打开了他的拉链。

  尹亮那已经勃起的鸡巴被晓晓温柔地握在手中,晓晓含羞地看了他一眼,尹亮的鸡巴开始在她手里不安分地跳着。

  晓晓的媚在于她那永远带着羞意的神情,这样一个聪明伶俐、能读懂男人心思的小女人,偏偏长得是那样的清纯文静,每次做爱时她眼神中都掺杂着羞意和荡意,似乎有一点点怕,但是又忍不住和自己做爱,那种神情让尹亮不自觉地就会勃起、插入。

  晓晓低头将尹亮的鸡巴含入了那小小的口中,尹亮知道自己的鸡巴并不大,但是晓晓的嘴更小,含进去之后竟然撑满了晓晓的嘴,让他觉得晓晓连含入都有些困难。

  温热的小嘴严实地包裹着阴茎,灵巧的小舌头在龟头前端来回舔着,马眼处一阵阵酥麻。

  尹亮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身子完全靠在沙发上,他需要放松全副身心来享受晓晓带给他的快乐。

  尹亮感到龟头向晓晓口腔的深处慢慢挤了进去,向下一看,果然晓晓将头一分一分地向前移动,尹亮看着自己的鸡巴暴露在外面的部分一分一分减少。

  龟头先是感到前方的道路越来越窄,一会就抵达了一个小小的入口,像是通往另一方小天地,尹亮知道那是喉管的入口。

  晓晓并没有任何的停顿,继续将尹亮的鸡巴向喉管里面挤进,龟头顶着那个那个入口,将它慢慢撑大了一点,然后整个龟头就着这个撑大了的入口滑了进去,继续向前探进。

  尹亮看着晓晓的表情,依然是含羞带怯,没有任何难过的表现。

  婉琴的房间里面传来了她放浪的叫声,尹亮知道那个贱货已经被杰克挑逗得不行了,此刻正被杰克抓住双腿大大地分开,杰克那比自己粗壮的多的鸡巴一定在那个不知满足的浪穴中进出,床上一片淫液泛滥。

  尹亮一把撕开了晓晓身上的女仆装束,两个跳动的大白兔在他眼前乱晃,白腻得让他觉得眼花,他耳边响起了晓晓一声满含羞意的惊叫。

  尹亮坐起身,双手抓着两个沉甸甸的奶子,肆意而大力地揉捏,大白兔就变幻出各种形状,一会他抓住两个奶头向往用力拉拽着,奶子都被扯得长长的,像是丝瓜一般,一会又在她胸前把两个奶子压得扁扁的,像是胸口上放着两个雪白的大柿饼。

  晓晓深深地含着尹亮的鸡巴,像是抗议一般摇着头,嘴中呜咽着好像在说着什么难过的话,但是都被深入喉管的鸡巴给堵住了。

  婉琴的浪叫声越来越大,尹亮能听到当中夹杂着亲爹亲汉子等词语,看来婉秦又一次被杰克的大鸡巴干得迷失了自己,不要脸,尹亮愤愤地想到,开始在晓晓的喉管深处抽动鸡巴。

  晓晓呜咽着,脸上的神情很欢喜,表明她喜欢尹亮的鸡巴在自己喉管中冲刺,可是再看眼睛深处又有一丝难过,好像是尹亮的鸡巴给她的咽喉带来不适的感觉,这两种感觉交替在晓晓的脸上体现着,激起了尹亮内心深处的征服快感。

  他从晓晓的喉管深处拔出鸡巴,鸡巴上沾满了晓晓的口水,晓晓的嘴边上满是她自己控制不住流出来的口水。

  尹亮一下子扯下了晓晓的那件小裙子,圆润光洁的屁股暴露了出来,晓晓羞意十足的“ 啊” 的一声,慌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,像是被追逐的鸵鸟把头埋进沙子里一样不看外面,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让自己尴尬的淫靡场面。

  尹亮不停地用手拍打着晓晓那雪白的屁股,很快地屁股上便出现了红红的痕迹,“ 啪啪” 的声音在室内回荡着,如果婉琴还能维持一点清醒,应该能听到这声音吧,他想到。

  晓晓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害怕,双腿轻轻地抖动着,连带着屁股也不由得轻轻地抖动着,这就不由得吸引了尹亮的眼光到了臀缝处。那两片肥美的阴唇因为两腿的挤压而更向外突出,上面被淫液沾染着,湿润并散发着光泽。

  晓晓的阴唇和菊门都是粉红色的,显得纯洁而可爱,可是尹亮知道这是假象,这两个通道时那样的紧凑和索求无度,每次自己插入之后都不会超过就要缴械投降。

  尹亮将自己的鸡巴挤进了晓晓那肥美的阴唇之间,一个紧窄的通通完全地容纳了他的鸡巴,湿润而温暖,还不时地收缩着挤压他的鸡巴。

  晓晓一声带着哭腔的呻吟,像是处女被破处时那既痛苦又快乐的感觉,宣泄着尹亮鸡巴插入带来的快感。

  尹亮知道在晓晓这么温柔紧凑的腔道包围下自己并不能坚持多久,他不停地冲刺着,忍耐着,想多抽动一会,多一些快感的累积。

  不到三分钟,尹亮就在晓晓的腔道深处喷洒了自己的生命精华,他喘着气躺在沙发上休息,晓晓则跪在一边含着他已经渐渐变软的鸡巴,温柔地舔食掉上面粘着的精液、淫液,丰满的奶子挂在胸前,下生被尹亮扯掉的裙子也没有穿上,就那么跪着舔食。

  婉琴的房门打开了,婉琴全身赤裸地走出来,尹亮知道婉琴又一次到了极乐,从她走路时那双腿的无力就可以看出。

  婉琴看了看跪着给尹亮清理鸡巴的晓晓,撇了撇嘴:“ 晚上一起睡还是分开睡。”

  “ 晚上一起睡吧,好不容易周末,我们也很多天没有一起睡了,老婆。” 尹亮有气无力地答道。

  “ 老婆?我以为晓晓才是你老婆呢,既然是夫妻,你说的话我尊重你,晚上一起睡吧,我回房去把杰克关掉。” 不一会杰克双眼木然地迈着机械的步子,走到客厅的一个立柜前,柜门打开,杰克走了进去,柜门缓缓地合上。

  “ 也不要说我,我现在更多的时候认为杰克才是你老公,而不是我。” 尹亮在脑海里输入了关闭晓晓的指令,正在舔食他鸡巴的晓晓那明亮如宝石一般的眼睛黯淡了下来,她也机械地走向另外一个立柜。

  两人洗了一下,来到尹亮的卧室里,床上各自的薄被子不用动手,在设置好的指令下盖在了各自的身上,很久以前人类就认为分开睡对夫妻彼此都有好处,现在已经没有夫妻共用一个被子了。

  尹亮看着婉琴:“ 要是没有买杰克和晓晓这两个机器人,我们俩会不会每天做爱?”

  “ 神经,不买杰克就你那小鸡巴和那三分钟时间,能让我满足吗,我这一辈子都享受不到极致的性爱,就是没有杰克,我也不再想和你做爱了。” 婉琴翻过身背对着他,尹亮知道婉琴已经被杰克玩弄得疲惫不堪,想要睡觉了。

  想着婉琴那远逊于晓晓的身体,以及刚结婚那几次做爱时像死鱼一样的表现,他自己也不禁摇头,心里想,要是没有晓晓,我在你身上也尝不到做爱的乐趣,幸好我们都活在一个好时代,有杰克和晓晓。

  尹亮也翻了个身,背对着婉琴,房间的灯自动熄灭了,以前的人没有杰克和晓晓,他们怎么办,在沉沉睡去之前,他想到。

  【完】
上一篇:小子奇遇猎母记 下一篇:美琪和人工智保罗